对话朝戈:我的艺术创作最本质、最原始的动力是爱

  • 2017-12-22 16:12:22
  • 1756
  • 艺术访谈
  • 其他,其他

朝戈.jpg

朝戈,男,1957年1月出生于呼和浩特,蒙古族,曾用名朝革,祖籍内蒙兴安盟索伦。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。与腾格尔,鲍尔吉 原野并称“草原三剑客”。


艺术最本质、最原始的动力是爱


袁思陶:您是一名成名很早的艺术家,您认为艺术最本质的动力是什么?


朝戈:艺术家创作的过程是将他内心的情感抒发。我认为艺术的核心是一种理念或者精神。我曾思考过一个问题:艺术最本质的动力是什么?有一次同学聚会,有人也提出了类似的问题,当时我便回答说:“艺术最本质、最原始的动力就是爱。但是,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会遇到创伤和挫折。”有位意大利专家看过我的作品后评价说,我的艺术有一种创伤感。创伤感是什么?我认为是爱和复杂现实的冲突,于是便会受伤。艺术创作便是这种经验下意识的输出。


艺术会面对各种类型的的观众,有专家、博物馆长、艺术家,也有爱好者、普通人,他们像是一个多棱镜,给你不同的解释。前不久,我参加佛罗伦萨造型艺术研究院的一个活动,这是从米开朗基罗的《创世纪》时期就设立的沙龙,一直延续至今。我在那里举办了一个展览,同时成为了他们的会员。其中一个专家评价我说:“你有一颗成熟的心。”这位专家认为我的艺术特质中有一种很成熟的情感。我认为这就是一个有水平的艺术家进入了你的艺术、你的情感世界,然后对你的情感世界做出的一个判断。


艺术很像人生,青年人的作品很有冲击感和爆发力,经过了这一阶段,慢慢沉淀下来,可能就会进入成熟的阶段。艺术家像是一个探讨者,他与社会建立复杂的关系之后,会结出怎样的一个果实,这是他一生都在探寻的事情。


袁思陶:您认为,艺术家从事艺术创作的出发点是什么?


朝戈:艺术家是比较直接关照人类的情感和精神世界,他们拥有一个有指向的世界。我说的指向性就是指理想,一种美的理想。在这种有指向的世界中,他有理想,他要维护人性中的美,这是他的出发点,也是哲学的出发点。哲学的出发点是什么?就是人到底是善还是恶?艺术家的出发点就是我爱这个世界。当他与这个世界发生接触之后,就会产生复杂的心理。就像戏剧,有喜剧,也有悲剧。


在传统社会中人类有基础信念,而在20世纪,尤其是20世纪的西方,对信念是怀疑的。怀疑是一种主流。我认为,思想家、艺术家应该引领人类的感情生活,走向一个美好的方向。因为他们知道人类会发生什么样的感情危险,他更早地预见未来。19世纪一些优秀的思想家、艺术家,他们更早地知道20世纪会发生什么。比如说马克思,他在19世纪发现了人类的不平等,生产活动中一部分人过分地掠夺了另一部分人,他觉得这是人类的一种苦难,我们应该用另外一种方式建立一个社会。再比如尼采,他发现我们原来依赖的世界逐渐在消失,他有两种预判,其中一个是危险的时代就要到来了,在这个时代中,人会变得很冷酷,是一种非人性化的时代。


19世纪中后期,一部分艺术家开始悲观,由此出现了象征主义。在此之前都是浪漫主义的、比较积极向上的。象征主义就是一种悲观的隐喻,存在着神秘不清的东西。比如绘画方面的勃克林——他的代表作是《死亡之岛》,诗歌方面的就是夏尔·波德莱尔,还有音乐方面的理查德·瓦格纳。他们打碎了一个界限,指出了这个时代危险的征兆。艺术家有些是有意识的,有些是无意识的,但他们能感觉到我们的情感正在发生一种莫名的变化,比如卡夫卡,他就非常明确地告诉大家,我们的生活变得非人类性了,社会与人的关系不如预想的健康。19世纪的批判现实主义,实际就在这个范畴内。当艺术家看到爱被摧残、人性被摧残的时候,萌生一种维护和同情、对人性的惋惜和关心,这就是我说的艺术家所具备的指向。


20世纪的艺术家产生了一种怀疑主义、虚无主义的倾向。但我自己不是一个典型的20世纪艺术家,我是有指向性的。我认为艺术是有目的性的,艺术不是一个纯靠直觉得出的产物,它是人性、思想与这个社会发生关系之后的综合思考,是来源于对人类的爱、对世界的爱,在受到创伤后对社会正向的理解。


免责声明

本网站显示的内容资源部分来源于互联网,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,请联系我们,我们着手处理。

0

我的足迹

我的收藏

我的消息

返回顶部